看完了誠のくに于是来记录!(`・ω・´)

接触土方爱泛滥的菅野老师实在是有够晚,而且还是乙男(喂)——北走——冻铁——诚之国这样的顺序Orz。。。不然当年那篇各版本新选组队士的一句话分析()里简直又可以多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住嘴

三部曲都是借由不同出身不同经历各怀心事的人物视角营造出的土方和新选组。要说不同的话,感觉就像:北走是墙上恣意浓烈的色块相叠、冻铁是阴暗偏房中隐隐发光的一色泼墨、而诚之国大概就是反复推敲用笔细致的长画轴(从生命线上不也正是如此吗扭头)。当时自己写大河剧里的土方“只为那个人而前进,只因那个人而前进。”,原来这句话更加贴近菅野森赛的土方到无以复加——正是这种自始至终从未动摇过的信念贯穿起了三本书里那些各自不同的决意吧。

看完诚之国便不由会想到北走里的散る緋。同样是新选组和作为武士的“诚”,平凡人如我还是倾向于这次斋藤的“生”的故事啊。不过追究起来,大概也是因为斋藤把新选组作为探寻的手段,而对于另一位来说新选组则是目的和归宿,所以才有了“贯彻”和“背负”的区别,以及“生存”和“解脱”这两个对于各自来说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可以我还是好想回到过去摇醒画冻铁时的老师啊摔!...要不下次单独用一篇来发泄对冻铁的怨念也可以的啊(滚

2013.11.12 Tue l 未分类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