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这辈子就这么一个里阿路的师傅啦ヽ(*´∀`*)ノ还好是个帅师傅!


如果说二次元里最常见的桥段之一是”转校生“的话,对于三次元社会人来说类似的情节就是“新同事”了吧。虽然这故事听起来就司空见惯索然无味——实际上那一天也的确是普通地发生了没什么特别的。唯一与架空世界相同的萌点,大概就是——

“我们室(班)要来一个帅哥哦!”

开完会的下行电梯里女性领导们讨论起这件事,我也边听着所谓池面的日本名校来历边跟着稍微期待了下。不过作为刚入社会半年为人处事还战战兢兢的新人,首先祈祷的还是对方性格不要太差。毕竟是来当自己半个直属领导的啊。

几天后的上班时间,打完卡扭头向座位走去,突然反应过来刚刚前台的确站着个陌生的衬衣男,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在写着什么,虽然没注意长相但气质的确和五大三粗的工科男有所不同。难道说。

果然不到午饭时间,副所长领着衬衣男来挨个向我们介绍:“这是新来的XXX”。对方微微点头,我这才有机会近距离看他一眼。

麻。吉。池。面。

虽然不像当时电梯里听到的“像金X武”这么夸张的艺人脸,但也绝对是接触过的里阿鲁30路里最标致的一个。头发稍长,稍微蓄着胡须,表情不多,180左右的衣服架子身材(最讨厌了呜呜)。总之。

麻。吉。池。面。

其他的男同事们啊真为你们心痛(上目线)

也许是因为习惯了一般男生相对随意的言谈举止,而新来的池面领导又太过礼数周正,于是其实第一印象是有点不苟言笑难以接近的。不过既然有个那么出色的妻子,一对让计划生育都认输的双胞胎,在我看来已经很不错了的事业,以及父母给的好外表——能同时拥有这些的人生赢家本来就和自己不在一个level上,稍微高冷一点又何妨啦!←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关键是看脸(

然而随着他因为什么契机成了自己的师傅,大家渐渐熟悉起来之后,我才发现自己错了。

虽然工作时正如所想般继承了霓虹金认真负责又细致的劲头,任何事都亲力亲为,去请教也是有问必答...我错的是...

高冷是啥好吃吗

原来熟悉度两颗星以后就可以聊攻壳SD进击巨人,聊东爱白夜行半泽直树,聊川井宪次菅野洋子;聊日本演员,竟然说小遥过了30岁不如以前清纯可人了哼;聊到红白北岛三郎甚至AKB48,说虽然分不清那些姑娘谁是谁但是知道有个人红白上宣布毕业了,接着学了句“卒業します!”;在会议室把显示器调出满屏雪花时也会自己吐槽“一会儿贞子就爬出来了吧”;默默跟我说“下次我们可以用日语说领导坏话反正他们听不懂“;会突然电波地问我在那日本旅游的时候有没有玩柏青哥;画了个建筑构件觉得像鸟居就在上面加了只鸟;出差时正值当地栗子收获,我感慨真想待在这里吃栗子,就听到他说出”你可以嫁过来,多年以后每棵栗子树下都会有你的子孙“这样冷到最终只有自己被自己逗笑的笑话......

“池面boss他啊...”我开始私下这样称呼并将他的段子发扬光大传播给身边诸多好友。至少在我们这些外人面前,他算是最接近完美的存在了吧。连甲方的女经理都会在见过一面后特意提起什么的。这样的存在当然要让更多人分享!对了,过阵子部门聚会去KTV的时候努力说服boss唱一首演歌,还有,一直被朋友说没真相不可信,什么时候能合个影的话顺便...

我还这么打着如意算盘,昨天下午他路过我的座位,问有空吗,想说一下某个项目的事。

我说这几天另一个项目有点忙,昨天所长又催了下图,所以之前那个还没来得及发展呢。他说不好意思,耽误你一小会儿就行。我就跟着他回到他的座位前。他拿出厚厚的进展成果,简单介绍了两句,然后说:“因为我明天之后就不在了,所以想把现在的进度跟你说一下。”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什么叫做明天之后就不在了。然后脑子空白了几秒。真的是空白,我知道他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就是什么也听不到。

我有点恍惚地说:“这也太突然了”。他听了只是笑笑没回头:“真是不好意思,当了你导师半年,却没教给你什么东西”,然后告诉我要接着做什么,哪些软件好用,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可以问他。我听一半听不进去一半,最后他说:“大概就是这些吧。”

......
等等再讲一遍太快了我去录个音
其实我不想继续做这个好麻烦
为啥要走啊
别走啊
......

尽管最后我只是又说了遍:“这也太突然了,我脑袋都转不动了”

他还是笑笑。说实话头一次有点想揍他个毁容。我接过他递来的打印文件转过身,他好像说了句什么我是忘了还是没听到还是不想听。两个座位直线距离不超过5米但此刻我还能记得当时的每步有多沉重。之后听到了这样那样类似背后的故事,听同事们谈了这样那样的惊讶和感慨,稍晚加班时也被部门另一位挺熟悉的领导揪住在微信上听她为这件事滔滔不绝到12点。今天早上一位老同事叹口气,“对我冲击太大,怎么就这么突然间一声不吭走了呢。”

是呀,是呀,大家再多说一点吧,多讨论一点吧。

不能只让我一个人这么失落啊。

中午的送别会十分热闹,没有包厢就拼了长长的桌子,我突然想起大学最后一年的某一次班级聚餐也是这样的。看菜单的人围在右边,我问坐在左边的池面你要点什么菜呀,他说随便什么都可以,然后又一脸认真:“哦对了除了肠子,那个味道我一吃就要晕倒。”......我憋笑憋的好辛苦。

他还是待到了今天工作日的下班点。我正发愁下周也许会有的出差,听到身后似乎是他在和很早就认识的某个领导告别。我站起身来,听到有的同事喊:“还会再见的啦!”“怎么不和我握手呀!”“能不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甲方的女经理啊?”。他一会鞠躬一会握手一会只好笑,艾玛,欺负弱气男最有意思了。


后来他走到我这边,我盯着他,特别小声说了句“X工,再见。”...我真的不擅长告别啊。

他看了我一眼,笑着默默叫了句:“徒弟。”就走开了。


我都要哭了啊,师傅。
2014.01.09 Thu l 未分类 l 留言 (3) 引用 (0) l top

留言

No title
好久没来一来就是大长篇好嗨森——————

前半段也完全跟着盘子的叙述嗷嗷叫o((>ω< ))o

最后(ノд・。) (ノд・。) (ノд・。) (ノд・。) (ノд・。)
呜呜呜幸福来得太突然走得也太突然了呜呜呜

至少等到我去帝都找盘子玩的时候再走啊(你。

虽然是有点sad的结束但人生里有这么一位师傅的存在真是很好呀
霓虹金不是最喜欢说那什么“一期一会”呀


对没能合影看到真相我还是耿耿于怀啊(ノд・。)
2014.02.03 Mon l momo. URL l 编辑
No title
啊顺说看到之前的回复
专门去翻了下加密日记(´・ω・`)
可是没找到(蠢 找到也没有密码(´°̥̥̥̥̥̥̥̥ω°̥̥̥̥̥̥̥̥`)
2014.02.03 Mon l momo. URL l 编辑
Re: No title
碰到这样一位师傅的确是人生中的幸运呀!当时可是失落了好几天_ノ乙(、ン、)_

没有加密日记吗(^ω^三^ω^)自己又犯了什么蠢错按了什么键的赶脚。。。
2014.02.22 Sat l panz. URL l 编辑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maiouter.blog124.fc2blog.us/tb.php/272-f16c1f8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